《想点大事》:夫妻总因琐事争吵?用法律大思维,过幸福小生活

2020-07-06 19:50

前段时间,一对夫妻因琐事争吵,妻子一时冲动要抱着两岁的孩子跳楼,结果先把孩子从14楼的窗户扔下去,然后自己准备跳的时候却被丈夫拦下。不幸的是,孩子坠楼后,经抢救无效死亡。最终妻子因涉嫌故意杀人而被批捕。

这样的结局令人唏嘘,同时也让人深思。一段婚姻的起点,往往都是爱,可为什么过着过着,就走进“一地鸡毛”的深渊?或许我们太过局限于眼前的鸡毛蒜皮,而忽略了最开始的爱与不远处的未来。所以,我们应该适时跳出婚姻本身,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去思考。就像《想点大事》中所说:“你能够从一滴水中看到大海,并且在大海的视野中重看那一滴水。”

《想点大事》一书作者刘晗,是耶鲁大学法学博士,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而他最擅长的就是深入浅出讲法律。但出人意料的是,这本书并不讲怎么处理法律问题,而是带你绕到问题的背后,去发掘法律的思考习惯和认知模式。让普罗大众都可以用法律的思维方式,去更好地和世界相处。

“一句话,法律思维会让你想点大事,而且把事情想大一些。运用法律思维是戴着镣铐跳舞,能帮你练习超脱具体纠缠的大思维,学习在约束之下破局的创造力。”

那么,究竟哪些法律的“大思维”,可以超脱夫妻间“因小事争吵”的纠缠,破局创造幸福生活呢?下面就从规则、界限、终局三种基本法律思维模型出发,来看看如何破解夫妻间的争吵。

大家都知道,法律是用来处理纠纷的,是一套维护社会秩序的、强制性的规则体系。而维护社会秩序,也就是法律的终极使命。虽然道德、伦理和习俗都能起到维护秩序的作用,但区别在于法律规则的强制性。比如法律规定,禁止人们在公共场合吸烟,那么不管烟民乐不乐意,都必须遵守这个规则,否则就得承担法律责任。

所以,于法律而言,遵守规则就是行事思考的第一重要原则。这很好理解。但与常人所想的不同点在于,这一思维的重点在于强调“凡事”都得“讲规则”,这种意识近乎是一种“执念”:就是无论规则好坏都必须遵守,甚至有时无关“善恶”。

比如,当今很多国家法律是禁止安乐死的。不少人认为这非常不符合人道主义精神,也违背了人的自由意志原则:既然病人已经生不如死,也自愿安乐死,为什么法律不能允许?换个角度想,一旦法律允许了,那么就很容易把安乐死变成合法杀人的借口。冲突点在哪里呢?就是背后的价值观。“希望允许安乐死”是尊重个人的自由意志和自主选择;“希望禁止安乐死”则是尊重生命权,防止合法杀人。显然,法律选择的是后者。所以,即便这一法律规则不能形成价值共识,也必须无条件遵守。

那么,这一大思维,落实到夫妻间争吵的“小纠纷”上,有何指导意义呢? 那就是建立夫妻双方共同认可的规则,并严格遵守。

现在的夫妻,大多都是因爱而自由结合的,因此能够结为夫妻的大前提,就是双方都认可的爱。而在结合的初期,夫妻们大多还处于满眼都是对方的优点、“情人眼里出西施”的阶段。但随着柴米油盐对风花雪月的侵蚀,老人孩子、工作生活、各种疲惫琐碎、各种意见不一,就开始让夫妻们忽略了最初两人之间的爱,陷入“相看两厌”的境地,“争吵”也就随之而来,而争吵的由头有时甚至琐碎到没有理由。

钱钟书和杨绛夫妇的爱情和婚姻,堪称是“人间奇迹”,但即便如此相爱、如此默契的两个人也有争吵的时候。婚后,他们为数不多的一次争吵,起因居然是一个法语单词的读音。杨绛说钱钟书口音里带有乡音,发音不够准确。钱钟书很不服气,拒不承认,为此两人争论不休,杨绛甚至还请了一位法国夫人来做公断。虽然最后杨绛赢了,但却很不开心;钱钟书输了,自然也不开心。后来再有争吵,无论谁对谁错,钱钟书就总是让着杨绛。杨绛问其原因,钱钟书答道:“因为你是我的,就算吵赢了,又能怎样?赢了道理,输了感情,丢了你,我就输了人生的全部,两个人的世界总要有一个闹着,一个笑着,一个吵着,一个哄着。”

的确,很多争吵的起因,并没有大的原则问题,都是些不起眼的琐事,但一旦“开口”争执,便容易话赶话,使摩擦升级,有时甚至还会造成恶果。就像文章开头那对夫妻,虽然无从得知具体是因为什么“琐事”而引起的争吵,但可以想象得出,无非是丈夫随口嫌弃晚饭不可口,抑或是下班回家只顾看电视而不搭把手照顾一会儿孩子之类,然后妻子牢骚几句,便成了争吵的开端。

都说相爱容易,相处难。也许,难就难在摩擦总是在所难免。可是,别忘了“相处”的大前提是“相爱”。因此,将爱作为相处的规则、核心,甚至执念,当摩擦出现苗头或将要发生时,先告诉自己:我是爱对方的,在爱面前,这样的“小事”不值一提。爱就是夫妻相处的规则和核心,唯有遵守爱,才能将幸福延续。

人们在面对纠纷时,往往第一反应是从道德上判断是非对错。但以此为标准的话,就很容易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窘境。而“道德权利,往往是没有边界感的,人们常常会根据自己心里天经地义的道德感或价值观,直接突破人与人之间的界限。”

比如书中的这个案例。说一对夫妻离婚了,孩子判给了妈妈,但爸爸可以每周探望孩子一次。可是,孩子的爷爷奶奶非常想念孙子,于是经常去看孩子,甚至经常不打招呼就把孩子从幼儿园接走。这让孩子的妈妈十分担忧,于是跟幼儿园约定,没有她的明确同意,谁也不能接走孩子。

爷爷奶奶接不到孩子,自然非常不满,于是就对孩子妈妈施加道德压力,说他们去看孙子天经地义,她没人性没王法,不让他们祖孙相见。随后,妈妈一纸文书将爷爷奶奶告上法庭,禁止他们再来看孩子,并要求赔礼道歉。最终,法院判定爷爷奶奶败诉,他们不能再去看孩子,还必须向孩子妈妈道歉。很明显,爷爷奶奶根本没顾忌法律已经明确的人际行为边界而任意行事,最终不得不接受法律的约束。

所以,为了公平地解决纠纷,“界限思维”选择的标准并非“道德上的对错或是非,而是权利的有无和大小”,是通过强制性的规则来确定人际关系的法定边界。那么,这对于夫妻关系的相处,有什么启示呢?

林语堂先生曾在《人生不过如此》中写道:“世上没有不吵架的夫妇。假定你们连这一点常识都没有,请你们先别结婚,长几年见识再来不迟。”

可以说,世上所有的夫妻,没有不闹矛盾的,只是矛盾的表现形式各不相同罢了。那么,这些矛盾的根源是什么呢?《亲密关系》一书曾经指出,在亲密关系中,所有矛盾的根源都可以归结为权力斗争。其实就是双方都试图在一段关系中掌握主导权,为此我们努力去证明自己是对的、我们希望对方比自己更懂自己、我们还希望对方能够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等等。

而争吵,便是争夺这一主导权最常见的方式,但“当人们开始争吵时,地狱便敞开欢迎之门”。原本因为爱才结合的夫妻,此时也会变得面目狰狞:互相诋毁、谩骂、指责,甚至拳脚相向。“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不可理喻的人!”“难怪你一直都这么失败!”“你怎么不去死!”......也许,最初只是埋怨一下对方不洗碗,却不料一旦吵起来,陈年旧账、人身攻击,各种话赶话,便赶出无数伤人的话,最终两败俱伤,拒幸福于千里之外。

有很多争吵,其实只是为了满足内心被爱、被关注的渴望,而不是用言语来互相攻击、伤害对方,只为自己能占上风。相反,争吵时,一定要怀有尊重之心,常备界限思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和痛楚,都有自己敏感而不想让人触碰的伤疤,这是双方应该彼此呵护的地方,而不应该成为争吵时相互攻击的对象。争吵时,我们是有“言语自由”的权利,但不要滥用,有些话一出口,便注定了伤害。就像一位法官说的:“把打碎的镜子重新粘起来,跟原来的镜子不可能完全一样。”

很多人会觉得打官司一定会得到一个公平正义正确的结果,如果没得到,就将诉讼进行到底。而实际上,法律都会设置终审制度,来保证每一个案件的结果都有确定的,具有终局性。就是说,“将诉讼进行到底,直到自己满意为止”是不被法律允许的。诉讼法上的“一事不再理”原则,背后就是终局思维的逻辑。所谓终局思维,是法律在“正确的审判”和“确定的审判”中所作出的抉择,很明显,法律选择了后者。

之所以确定性优先于正确性,是为了保障法律体系的权威性和稳定性。再者,在解决纠纷的各种方式中,法律途径本就是最后一道防线,如果总是一审再审,法律的权威就会受到质疑,而案件也会因此陷入悬而不决,纠纷就得不到真正的解决,最终维护秩序的根本目的也就无法实现。所以,法律最多能保证公正的审判,而不是完美的审判。其实很多时候,人们想要的也是一个“确定的结果”。

所以,终局思维不喜欢争斗个没完没了,不喜欢悬而未决,更不喜欢旧事重提。板上钉钉,封存不动,让过去的事情彻底过去,给了结的案子贴上封条,这才是终局思维所喜欢的。处理人与人之间的纠纷如此,那么解决夫妻间的争吵,是不是也应该效仿一下呢?

既然夫妻相处争吵不可避免,那么吵完之后呢?想必你已经猜到答案了:那就是盖章封印,迅速翻篇。毕竟争吵的起因只是一些琐事,不可能就这样为了一点小事一辈子吵下去,那日子还过不过了?所以,套用一下终局思维,吵过了,就过去了,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还要携手走向未来。

迅速翻篇的办法,莫过于马上主动“认错”,或者约定一个“暗号”,比如“让这件事到此为止吧”,让不愉快尽快过去,以免坏情绪蔓延,损伤彼此感情。

张杰曾经在一档节目里分享过一个小技巧,每当他和妻子谢娜吵完架后,他都会主动说:“好了,这件事过去了,来,笑一个!”虽然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举动,但却很有效地防止了争端升级、事态恶化。

无独有偶,张智霖也曾说过这样一段话:“每次吵架,我都会想到我失去她(袁咏仪)会怎样,所以我很珍惜,我宁愿主动认错、主动和好,因为我珍惜有她在的每一天,男人嘛!认错没什么,最怕失去了来不及后悔。 ”

正如钱钟书所说:一个闹着,一个笑着,一个吵着,一个哄着。这正是幸福生活的模样吧。携手本就不易,别让眼前的一地鸡毛,挡住了前方幸福生活的道路。

始终觉得用法律的大思维来解决夫妻间的小矛盾,有“杀鸡用牛刀”之嫌。但只有你脑海中有了“牛刀”,“杀起鸡来”才会易如反掌、毫不费力。我想,这也是作者为大家写这本书的初衷吧。

虽说大部分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但因琐事引起的争吵如果处理不好,依然“贻害无穷”。所以,想大一点,利用好法律的规则思维、界限思维和终局思维,争吵前心存爱念,争吵时不揭人短,争吵后迅速翻篇,让我们的小生活在幸福的大路上越走越远。

嘉峪关紫元酒业有限公司

甘肃省嘉峪关市机场路536号

邮箱:67909967@qq.com

电话:+86-0937-6393538

周一至周五:8: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