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李敖闪婚闪离,正红时退出娱乐圈,女神胡因梦现在怎么样了?

2020-04-22 07:20

在七八十年代的台湾,娱乐圈有很多女明星,堪称绝代佳人。她们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能撑起娱乐圈报道的半壁江山,她们美的倾国倾城,比如,林青霞、林凤娇、胡慧中、胡因梦等。

其中,胡因梦又是一个佼佼者,被誉为“70年代台湾第一美女”,她不光拥有美貌,还拥有让大作家李敖都佩服的才华。

19岁,胡因梦离开辅仁大学去美国读书,辅大校内传出一句话,“从此,辅大没有春天。”

23岁,因为长得漂亮,她被挖进娱乐圈,第一次拍戏,就担任女主角,彼时林青霞只能给她当配角,从此走红影坛。

桀骜不驯的李敖,第一次见胡因梦,就说,“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因梦。”

父亲长得很帅,像《罗马假日》里的男主角格利高里·派克,去日本留过学、当过中央陆军军官、旅顺市长,总之,年轻时很风光。也正是因为帅,胡因梦的母亲对他一见钟情,主动追求,喜结连理。

后来,父母从沈阳搬到了台湾,1951年,胡因梦出生。作为独生女,小时候的胡因梦,倒是也过了一段不愁吃穿、父母掌上明珠的快乐日子。只是后来,父母关系越来越差,赶上胡因梦也进入了青春叛逆期。

父亲毕竟是名门贵胄,骨子里清高、侍傲,后来日子穷了,难免露出文人的酸腐,母亲看不惯,整天数落,说他无能、短视;母亲又比较现实,很在乎钱,父亲就抱怨,“那个老太婆,根本是金钱挂帅,她心里永远是金钱第一,她第二,别人第三。”

胡因梦每天生活在这样一个家里,早已厌烦。初三有一天,父母打算离婚。别人问胡因梦的意见,她表示赞同,干脆说,“如果他们还想活得久一点,最好尽早分开。”母亲知道后,又是一顿臭骂,“别人的孩子都是劝和,只有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最特别。”

青春期的她,自己也很自由,在学校大胆开放,结交外国男友,弹吉他唱西洋民谣,穿着很短的迷你裙在校园里走来走去,引得全校男生为之心动。

家里呆不下去,学校里又读不进书,胡因梦一心想退学。期末考,她交了份白卷,潇洒地离开了校园,去了纽约,去了最繁华的第五大道上著名的模特学校。

在那里,胡因梦就像一只放飞的鸟儿,去艺术家云集的格林尼治村,去爵士乐咖啡馆,去苏荷区,那里有各种知名不知名的画家、画廊、波西米亚风的住宅,她每次都要玩到凌晨三四点才回去。每每提到家乡,她举着高脚杯,遗憾地说,“哎,那里真是保守。”

胡因梦的初恋,是犹太跟爱尔兰的混血。当时,这个男生刚进到一家咖啡店,胡因梦第一眼见到他,“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就突然对他产生一个很强大的要去安抚他的欲望。”

她很爱这个男孩,一度觉得“恨不得整个人钻到他的生命里头,永远不分开。”一个女人,越这么想,意味着越没安全感,“甚至,他看别的女人一眼,我都受不了,那一天都快瓦解了。”

这种恋爱时的不安,源于童年时期爸妈糟糕的关系。因为后来爸妈分居,胡因梦很久都看不到爸爸,缺少父爱,长大后,把对爸爸爱的投射,转移到身边的亲密男子身上。

初恋每次跟她说,“你不要闹了,闹到最后,你就跟你妈一样的下场,就婚姻不美满。”每一次,胡因梦都听了,但过不久,又会重犯。这时候,敏感的她,已经感觉到自己这种心理疾病,她开始在感情中,进行自我反思。

两年后,胡因梦还是回到了那个让她觉得保守的地方,因为中外混搭的气质,很快被电影公司看上。十多年的演艺生涯里,她出演过40多部电影,被誉为“最受欢迎的女明星”。

那时候,台湾影坛有“双林双胡”四大美女,林青霞、林凤娇、胡慧中、胡因梦,风光无限。胡因梦是无数男人的梦中情人,其中,她跟大帅哥费翔的关系很好,可以说,是费翔一生的红颜知己。

1979年9月,在一位朋友的家里,26岁的胡因梦和44岁的李敖相遇。那会儿,李敖身边,还站着他当时的女友刘会云。

要了联系方式,几天后,李敖就约胡因梦喝咖啡,然后带回家看自己的十万藏书。两人坐在沙发上,聊着聊着,李敖突然就吻起了胡因梦,因为太激动,把胡因梦的嘴唇给吸紫了,之后好多天,胡因梦只能抹着深色口红示人。

为了能跟胡因梦在一起,李敖跟女友刘会云说,“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所以你只能避一下!”这话如今听着,渣男无疑。

不过,李敖拿出210万新台币,补偿刘会云,帮她去了美国。听起来还算是有点情义吧,谁知,不久后,李敖转过身来,跟胡因梦的妈妈说,“我已经给了刘会云210万,你如果真的爱你女儿,就该拿出210万的相对基金才是。”

但是,恋爱中的胡因梦,哪还有什么智商,她不管母亲多不同意,穿着睡衣,从家里偷跑出来,钻进了李敖家里。当时媒体还盛赞这场婚姻,“最美的脸蛋,遇到了最聪明的脑袋,此为绝配。”

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婚后一旦走入现实,柴米油盐中,逐渐暴露两个人不合适的本性。

李敖骂胡因梦“没有常识,直接把冷冻排骨丢到开水里煮”,“光着脚丫在地上走,蹲在马桶上因为便秘满脸通红,太不堪”……胡因梦发现李敖,“不是一个能在女人面前低头的人”“侵占朋友的财产,自私自利”……

本以为是一场旷世奇恋,最终却落得一地鸡毛,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115天,就草草收场,甚至后来还曾对簿公堂,两人愈发成了仇人,又好像不是。

离婚后,李敖多次在公开场合贬损胡因梦,像个失去了玩具的孩子,喋喋不休。面对李敖的不依不饶,胡因梦说,“多年来,他这样不断地羞辱我,对我是一个很好的磨练,但只有恨本身才是毁灭者。”她是放下了。

李敖却一直没放下,不过3个月的婚姻,他却骂了她30多年。2013年,胡因梦60岁生日,李敖发文祝福,“离婚后23年,我送她50朵玫瑰,蓦然回首10年过去了,多少人非,多少物故,再送60朵吗?……我恍然一笑,众里不再寻她,云深不知处。”

有意思的是,多年后,李敖与胡因梦所签的离婚协议书曝光,在一个拍卖展上拍卖,除了两张离婚协议书,还有12张照片与李敖题的诗。这也算是这场所谓轰轰烈烈的感情,给世人留下的可供回味的价值。

晚年的胡因梦,不光对李敖的态度有所改变,连同自己35岁之前的人生,她都有了彻底的反思。

如果说,35岁之前的胡因梦,是个神话般的女神,那之后的胡因梦,变得更接地气,更真实。

她说,自己年轻时拍了15年的戏是“误入歧途”,称自己拍的42部电影中,“实际上,没有一部我认为是有价值的,没有一部是现在看来不感到羞愧的”。

她觉得,“我30岁之前的人生阅历,都在追求外在的名利、地位、被人赞美、被人肯定、情感的满足等等生命经验,意义都不大。”

42岁那年,她甚至不顾亲友反对和世俗眼光,未婚跟一个有妇之夫生下女儿。对于女儿的生父是谁,她回应,“这是我家的事,不干你事。”说起女儿,胡因梦完全不像一个单亲妈妈,“我们没有刻意教她,但她是一个很会自保的小孩,比我会自保。”

胡因梦最大的遗憾,就是她跟母亲的关系,在母亲临走那一刻,都没来得及和解。直到去世前,母亲念叨的还是,哪个股票将来会涨,还在想着钱的问题。

母亲年轻时,就跟父亲分居了,从此带着胡因梦相依为命,把胡因梦当成生命的唯一寄托,她管女儿的一切,包括她的生活、爱情、婚姻,甚至她的钱。母亲活着的时候,胡因梦每时每刻都在反抗她,想逃离她。

一次采访,杨澜问胡因梦:你们母女的矛盾,最激烈可以到什么程度?胡因梦说,“我拿一把刀子出来,跟她说you stop,说你不要再啰嗦了。因为我没有办法控制她强加给我的批判、要求、否定,以及现实的压力,我的神经已经没有办法承受。”

“当然,我不会去杀她,可是我就这样拿着,事实上我已经没辙了,我只好这样子表示我的愤怒。这个对抗很多年,我觉得,对我后来的两性关系,影响很严重。父亲也是,就是不能跟她相处,所以永远不回家。”

跟前夫李敖和解,跟父母和解,跟原生家庭和解,是胡因梦晚年生活的主题。慢慢地,她成长为一个作家、翻译家、身心灵导师。

她说,“人,应该活出更宏大的内在世界,而不只是关切钱、工作、房子、汽车、爱情和下一代的教育。”她觉得,自己过往在人世间所追求的目标,都“太狭隘了,意义都不大,都不能带来真正的福祉和快乐。”

如今,李敖已去世,母亲也去世,胡因梦独自在他乡,活出了自己。一段传奇之恋,一段母女对抗,不论美好还是不堪,都已飘散于红尘。

嘉峪关紫元酒业有限公司

甘肃省嘉峪关市机场路536号

邮箱:67909967@qq.com

电话:+86-0937-6393538

周一至周五:8: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