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光集团重金落子金融 现金流可否等到与科技互融共生?

2020-04-21 07:03

财联社(北京,记者 路英 鲍仔权)讯,一年一张保险牌照,王慧轩加盟后,紫光集团在保险领域,甚至金融领域布局进展神速。

近日,财联社记者获悉,人保寿险一高管于今年2月上旬便提交了辞职报告,3月中旬其辞职申请获批,该高管正是紫光集团通过旗下诚泰财险所作寿险布局——幸福人寿的总经理拟定人选。

一手财险,一手寿险,基本都是绝对控制权,2018年紫光集团还拿到了曲商行股份13.5%股份,位列第三大股东,紫光集团金融羽翼渐丰。

而结合紫光金团金融板块主要负责人的履历来看,收购幸福人寿是诚泰财险蛇吞象,还是人保系一众高管在资本支撑下的寿险抱负呢?

再看紫光集团,科技龙头、知名校企,在今年特殊经济形势下,其资金结构是否能支撑其向金融板块的重金转移,落重子的金融板块是否能如预期无缝补足其需?

“目前股权已经交割完了,诚泰财险派人进驻。未来信达资产派过来的高管要回信达,总公司外还有22家分公司,人数不少。”一位知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透露。

据财联社记者了解,目前虽然幸福人寿与中国信达步调一致,尚未复工,非核心部门仍是值班制,但诚泰财险派驻幸福人寿的工作组已经进入全盘掌控状态,并会每周通过信达传达公司最新信息及工作计划。

据了解,工作组重要工作之一,便是解决原大股东信达派驻到幸福人寿人员的安置问题。消息称,中国信达派驻到幸福人寿的各层级人员不下百名,分散在300人规模的公司总部及22家分支机构。此次信达撤出,派驻人员将悉数回归信达。

据了解,在几年前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曾与信达谈过股权转换,大势既定,最终因为对方不同意接收信达安排在幸福人寿的人员而谈崩。

一位内部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是全部退出,还是双向选择还不是很清楚。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此次股权转换对一家成型、运营多年,且分支机构完备的寿险公司而言,定是海量的人员需求。

财联社记者曾在《诚泰财险“人保系”高管聚集,小险企可担紫光集团野心与魄力?》一文中详细介绍了诚泰财险的“人保系”班底,并且据记者了解,紫光集团董事、联席总裁王慧轩在官场、人保体系内几经沉浮,最钟情的仍然是寿险。

事实上,目前诚泰财险新进的“人保系”管理层其实大多是寿险出身,就连此次进入幸福人寿工作组的核心要员也都来自“人保系”。

所以,未来信达系人员撤出,首当其冲必是人保寿险。比如,此次拟任幸福人寿总经理人选便出自人保寿险,从业经历、管理经验也较符合幸福人寿未来主要倚重的渠道需求。

幸福人寿是2007年由中国信达、中国中旅(集团)公司、大同煤矿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芜湖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十五家企业发起组建的国有企业控股的股份制人寿保险公司。

至今成立已有13年时间,按道理应进入稳定盈利期,但2018年其在权益市场的激进投资导致巨亏,全年亏损高达68亿元。

当然,同年巨亏的不只幸福人寿,亏损10亿元、20亿元的险企有之,高达一百亿、两百亿的险企亦有之。但作为体小底薄的幸福人寿,这一数字就赔掉了股东的所有投入,且涉及国有资产,于是信达于2019年将其挂牌出售。

再看正常年份经营情况,财联社记者统计发现,2010年以来,幸福人寿在10年间6亏4盈。承保方面,保险业务收入缩窄,赔付支出和退保金持续增长,投资方面,投资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剧烈,收益不甚理想。

从较长时间段来看,幸福人寿不仅净利润不能让股东满意,保险业务收入的增速也不容乐观,尤其是2018年之后。

随着监管政策不断收紧,保险愈加强调保障,万能险的规模受到挤压,中小险企以资产驱动负债的模式难以为继。近两年,幸福人寿保费增速迅速下滑。2017、2018、2019年保费收入分别为184.75、91.66、12.17亿元,同比增速为35.52%、-50.39%、-86.72%。

关于清盘幸福人寿,信达给出的官方解释是坚持聚焦主责业务,落实监管精神,优化整合子公司资源。

根据2014年—2019年年报信息,诚泰财险保费收入分别为5.08亿、7.94亿、9.21亿元、10.33亿元、12.17亿元、15.16亿元,2015-2019年的同比增速分别为56.3%、15.99%、12.16%、17.81%、24.57%。

同期分别实现净利润-0.46亿元、0.15亿元、0.37亿元、0.87亿元、0.24亿元。这其中,“投资收益”功勋卓著,该公司2015年—2018年投资收益分别为1.09亿元、1.35亿元、2.05、2.22亿元。

从业务结构上来看,车险一直为诚泰财险第一大险种,但承保利润难言乐观。数据显示,2015年-2018年诚泰财险机动车商业险承保利润分别为-1.8亿元、-0.59亿元、-0.63亿元、-1.13亿元,承保亏损近两年逐渐扩大。

不论紫光集团收的两张保险牌照成色如何,目前来看,也算是产寿齐全。事在人为,人看资本,而资本用的好不好,与板块负责人格局、人脉息息相关,王慧轩等一众“人保系”高管所执掌的紫光集团保险板块值得关注。

2016年年中,政府官员出身的王慧轩从人保资本掌门人位置上闪辞,2017年初,紫光集团发起筹备中青人寿信息见诸报端,因种种原因未果。

但放弃了自筹寿险思路的紫光集团如开了挂一般,2018年28亿元入股诚泰财险成第一大股东,目前种种迹象表明有升格控制类股东的意图;2019年洽谈幸福人寿控股收购,目前已派工作组进入接盘,进入走流程阶段。据记者了解,若非疫情原因,监管批复进展或会更快。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除了大手笔布局保险板块,紫光集团在大金融领域的布局也陆续展开。

2018年4月,紫光集团认购曲商行股份3.4亿股,持股比例为13.5%。紫光集团在2017年还参与了西部证券的定向增发,目前持有其0.95%股权,与北京紫光通信科技集团合计持有股权占比为2.12%。加之对诚泰财险、幸福人寿的大手笔控牌,紫光集团在保险、银行、证券三大金融板块的布局全线展开。

紫光集团是清华大学旗下的高科技企业,目前是中国最大的综合性集成电路企业,全球第三大手机芯片企业。光鲜的背景之后,也难掩当下捉襟见肘的资金困局。

根据紫光集团财报数据,2019上半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为-44.2亿元,2018年上半年为2.95亿元,同比下降-1596%;而紫光集团同期的净利润仅为8.5亿元。

4月15日,文一科技公告称,于2020年收到股东紫光集团邮件通知,紫光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5%股份,权益变动后,其持有文一科技总股份为16.2390%。

4月10日晚间,紫光股份(000938)公告控股股东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拟转让其持有的紫光股份17.00%股权,官方解释此次转让为引入紫光股份未来发展重要战略资源,进一步优化公司股权结构,提升公司发展潜力,推动公司持续发展。而早在2019年底,为自身资金规划安排,紫光通信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布紫光股份不超过6%的减持计划,并在随后的几个月内陆续减持了共计5.62%。紫光股份的间接控股股东正是紫光集团。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上交所于4月8日公告称,紫光集团发行的债券“19紫光01”当日上午交易出现异常波动,当日跌幅达24.53%。去年10月以来,紫光集团发行的债券也多次异动。

校企改革、大笔收购金融机构,而其布局的主要方向——保险今年受疫情影响严重,幸福人寿、诚泰财险目前都难担负大笔现金流重任。

平安证券在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校企基本面可能存在业务不强、债务依赖和债务结构不合理等问题;紫光集团主营业务集中但高度依赖政府补助,从现金流角度来看,资金高度依赖债务滚动。

紫光集团布局金融,棋至中局。科技基因与金融羽翼丰厚的现金流是互融共生,还是会拖累主业?目前来看天时地利人和都很重要,特殊经济形势下,结局如何仍待观察。

嘉峪关紫元酒业有限公司

甘肃省嘉峪关市机场路536号

邮箱:67909967@qq.com

电话:+86-0937-6393538

周一至周五:8: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