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推娱乐圈甜文《美滋滋》《重生之特殊癖好》1V1互动,超级甜!

2020-04-13 10:14

阴沉腹黑攻X假傻白甜乐观受。受从小在福利院长大,虽然生活坎坷但特别乐观,为了给亲人治病在娱乐圈跑龙套,靠小仓鼠特性认识了攻,从此在娱乐圈靠大佬混得风生水起。受虽然很可爱,但是只是表面傻白甜,攻受过心理创伤,在喜欢上受的过程中慢慢治愈。

黎昭与张小源挑了一晚上的经纪公司,最后两人发现,大多公司开的都是空头支票,他们根本就不在意黎昭未来的发展,只想借用他现有的人气,把粉丝当赚钱的机器。

“合同条款里有很多陷阱,你先不要急着签。”张小源打开青椒视频:“现在这部剧免费剧集是6集,VIP会员可以领先观看4集,总共加起来就是十集。也就是说,总共还剩下三十五集待播,以平均每周两到四集的更新速度,你至少还能维持两个月左右的剧播热度。咱们先别慌,说不定后面还有更好的选择。”

“不怕,在我身无分文的时候你帮了我,大不了就从头再来。”黎昭豁达一笑:“再说了,我相信你不会坑我。”

“你这次人气起来,会遇到很多事,凡事多长脑子,不能管的闲事别管。”张小源起身打开冰箱,把黎昭带回来的打包盒拿出来,揭开盖子后神情凝重地看向黎昭:“昭啊,你买彩票中奖了?”

“没有,几个月前认识了一个朋友,他请的客。”黎昭把大包的食物倒进餐盘:“菜点得太多,我们两个吃不完,就打包带回来。这些都是没动过的,你放心吃。”

“我倒不嫌弃吃没吃,咱俩最穷的时候,连馒头配咸菜的日子都能过。”张小源进厨房打开火,开始热菜:“你这朋友挺大方,请你吃饭竟然还能剩这么多菜,敞亮!”

网友们期待的《霸道女总》剧集更新终于来临,他们兴冲冲地点进去后,就发现内容有问题。整整两集的内容,竟然有很多镜头都是男二号的,他们家可爱的昭昭崽崽呢?

有情绪比较激动的网友,跑到《霸道女总》官博下激情慰问剧组人员,引得官博亲自出来解释,说这是剧情需要,还放了一段黎昭在剧组的拍摄花絮。

花絮里面,被雨淋得湿漉漉的黎昭一遍又一遍走着机位,后期在花絮里加了二胡配音,听上去格外凄惨。

就在大家心疼得不行时,镜头忽然加速,大家就看到黎昭蹦蹦跳跳地走出取景范围,拿起桌上放的奶茶,喝得满脸笑呵呵。

攻是个怼天怼地的霸道总裁,经常在微博上怼人,交往过的男友都深情投入,他却是表面上体贴,实际游戏人间,风流渣男本渣,可天道好轮回,还是栽在一腔赤诚的受身上了。这个文没有什么追妻火葬场,看起来有点虐,但本质上还是小甜饼。

“你最近安排一下,让他跟公司签个经济约。”欧仁锦嘱咐了一句,又自我推翻,“算了,我亲自跟他说吧。”

他总是把人扔在一边不闻不问,真不是一个好金主该有的样子。欧少文又太过安静乖巧,没事从来不会主动找他。

于是,借着这个由头,他总算又去了别墅。听见声响,正坐在客厅地毯上打游戏的欧少文猛地回过了头,然后毫不犹豫地扔下了游戏手柄,站起身一言不发地盯着他。

欧仁锦盯着电视上“game over”的画面看了一眼,语气有些讶异,“新纪录是你打出来的?”

“真厉害。”欧仁锦把人拉到自己身前,准备摸摸他的头,这孩子看起来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却不知道是怎么长得和他一般高,让他这个惯常的动作都不如以前顺手。

他正这样想着,就见欧少文随着他的动作低下了头,用整个脑袋接住了他的手掌,他微微一愣,顺势揉了揉他的头发。

欧少文再抬起头的时候,就肉眼可见地更欢快了一点儿,他眉眼柔和,略带期望地望着他,像是希望能再让他摸摸似的。

“运动、看书、玩游戏、上网、和周姨学做饭……”欧少文一个个地数着,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你先等等我。”

欧仁锦一瞬间有些难以言说的尴尬,他知道这孩子干嘛去了,所以更加浑身不自在,他很少遇到这种等待别人真心真意送他礼物的场合,只能掩饰般地拿出手机,随意点开了几个页面,却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

周姨虽然之前否定了欧少文给欧总买礼物的想法,却还是抵不住他再三地询问请求,只能尝试性地说了几个欧总的爱好,欧少文拉着李伯在商场逛了一整天,自己卡里面那点报酬一分不剩不说,李伯还贴了点欧仁锦放在他那儿的钱。

所以,欧少文把包装好的两枚袖扣递给欧仁锦的时候,一副低着头并不怎么开心的模样,“我觉得这个特别好看就买了,但是我的钱有点不够,对不起,还让你自己贴钱。下一次一定给你买更好看的。”

欧仁锦几乎是僵硬着手接过了礼盒,他还是头一回听见别人对他说这种话,觉得好笑,又觉得有些……没来由的奇异。

娱乐圈逗比欢快智障文,强强,风流多情随性受内敛冷漠腹黑攻。攻受互换,前世的渣攻重生为受超带感。受(前世渣攻)前世错信小白花然后重生之后想和攻复合,攻当然是拒绝啦。后来受发现了攻的秘密之后,在一部戏里准备调戏攻结果被反攻了

谢疏陵仍然带着那个皮质的黑色项圈,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同,但是当萧默不得不与他近距离接触时,才发现他在上面缀了一个小小的的环扣。那环扣很不起眼,在镜头下看不出什么端倪,可是看在萧默眼中时,却骤然让他的呼吸加重了几分。

谢疏陵跟萧默并肩在街上走着,兴致勃勃地问:“京墨,你不是想学剑吗?我可以教你,走,我先带你去买一把!”

萧默含笑看着街市上人来人往的热闹场面,温声道:“不用了,我都这个年纪了,之前说想学剑,也不过是酒后笑谈罢了,做不得真。”

谢疏陵却不依不饶,拉着他就往武器铺走,把店里摆着的所有兵刃都看了一遍,挑出三把给萧默:“你先挑一把,就算学不会什么厉害剑术,好歹也会比划几下,遇到贼人尚可稍作自保。”

萧默拗不过他,只得细细观察了一番摆在自己面前的三把剑,指着最右边的一把说:“就这个吧,黑色的绳子比较配——”他说到一半,戛然而止,脸色倏地有些发红。

“卡!”黄达及时喊停,把萧默从尴尬的局面解救出来,“休息五分钟重新来,萧默再看看台词。”

萧默颇有些狼狈的转身离开,谢疏陵站在原地,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放在自己面前的三把剑,喃喃自语道:“黑色绳子?这剑倒是黑色的,但是关绳子什么事?”

萧默从杨瑛手里接过矿泉水瓶,狠狠地灌了一口,水珠顺着他清俊的下颌缓缓淌下,为他谪仙般的面容平添了几分烟火气,饶是平日里与他日日相对的杨瑛,也不由得看得脸颊微红。

萧默喉结微微滚动,把满脑子的胡思乱想跟冰凉的水一起咽下,随手把空了的瓶子扔进垃圾箱,一瞬间只觉得疲惫不堪。

他拍戏也已经很多年了,还从来都没有进展这么缓慢过。拜谢疏陵所赐,他这两天不是忘词就是错词,再不然还走位出错,挡住了摄像机的角度……各种各样的问题层出不穷,连黄达都对他略有微词……

萧默看向谢疏陵,目光暗沉,翻滚着幽深似海的情绪和欲望。谢疏陵察觉到他的视线,扭头看过来,风流多情的桃花眼微微上挑,露出一个玩世不恭的笑容。

整整一天,片场的所有人都被萧默的低气压影响,除了必要的对话以外一个字都不敢多说,就连黄达都比平时寡言了很多。闲聊的人少了,整体的工作效率自然就快了不少,最后居然提早完成了拍摄任务。

嘉峪关紫元酒业有限公司

甘肃省嘉峪关市机场路536号

邮箱:67909967@qq.com

电话:+86-0937-6393538

周一至周五:8: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