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分无差评神作,票房却几乎为0,娱乐至上的时代何时才能替代?

2020-04-19 12:03

《遥望南方的童年》的导演易寒是江西宜春袁州区下浦人,电影中的事就发生在他的家乡,是他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的身边事。

近些年的影视剧中,农村题材的影视作品其实并不少,但却更多的商业化,真正的农村生活到底如何,易寒有话要说,关于农村教育关于留守儿童,全部启用非职业演员出演,真实的像是一部纪录片,几乎每一帧你都能找到童年里自己的模样。

前言:故事讲述的是乡村小学教师易明堂与妻子开设了家庭幼儿园,让已下岗又没有找到工作的妻子当园长,并招收了初中刚毕业准备外出打工的李响任幼儿教师,一次次的深入了解中农村留守儿童及教育的缺失让易明堂揪心,他试图改变这种现状……

电影上映于2007年,因为太过于写实,无法入流当时的大片行业,所以知道这部电影的不到2500人,但最终却凭借优秀的题材获得了第十五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教育题材最佳创作奖”及第四十九届美国休斯顿国际电影节“金雷米奖”。

《遥望南方的童年》影片名字乍一看是不太能够理解的,听起来文艺又伤感,观影人所能初步理解的就是农村教育缺乏及留守儿童的窘迫现状,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几乎是记流水账的故事诉说,但却让人愿意停留在屏幕前听他娓娓道来这个村庄里的真实故事。

电影故事背景是江西宜春的一个偏远农村,易明堂是村上为数不多的“知识分子”,他读过师范,目前就职于村上的一所中学,妻子之前带过学前班,虽然没有教师资格证,但也勉强能带带孩子,萌发开办幼儿园想法的初衷也只是为了给老婆安排个工作,赚点钱。

原生态的真实角度,让观影者置身其中,每一个稚嫩又无知,孤独又窘迫的孩子都能让我们感同身受,开办幼儿园是困难的,每个月60块钱的学杂费对于农村很多家庭来说无法承担,但却趋之若鹜,初次开班就有19个孩子报名,与其说是对知识的渴望,不如说是找个地方帮忙带孩子。

这种纪录片形式的电影其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张艺谋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同样是讲述农村教育的匮乏,相较于电影《一个都不能少》歌颂乡村教师的伟大风险,《遥望南方的童年》其实角度要更偏向留守儿童的苦与痛,反而弱化了教师这一职业的无私奉献。

影片的真实性在于对立性,从一开始村民打着牌宣扬着读书无用,“谁谁谁在广东打工,一个月几万块钱,手下还管着几个大学生呢!”这样的言论就算放在现在也并不过时,农村里几乎处处可见,这是一个农村腐朽的最大危机。

转而间再放到另一画面,李响是个梦想成为歌唱家的问题少年,父亲把偷偷跑去打工的她抓了回来,并送来给易老师管教,这是绝对的信赖,“也只有你能帮我管教她了”,这是李响父亲嘱托易老师的话,由此可见,即使教育匮乏的山村,却依然有人信奉崇尚教育,这也便是易明堂坚守教育的希望。

留守儿童的故事,电影着实凸现了两个小角色,坨坨和秀秀,坨坨是一个爹妈都走了随意拜托给村民的孩子,他的父母还会回来吗,这是一个很大的疑问,起码在整部影片中这一对父母几乎没有音讯,小小的坨坨每天守在与父母分别的樟树下,稚嫩的脸庞只有期盼,来到易明堂家后一顿能吃四碗饭不是赞扬只是辛酸,受委屈后也是第一时间跑到樟树下躲起来,他在等什么?等着等不到的爱。

与坨坨的家庭相比,秀秀要好很多,有爹有妈,有新房,看似多么完美的家庭,却又因为父母离异变成留守儿童,母亲常年在深圳打工还清了债务,起了新房,却发现丈夫有了别人,因为物质的贫瘠,切断了情感的枢纽,等到终于追求到自己曾经所期望的生活水平时,才发现物是人非,在秀秀眼里,母亲是个陌生人,而他们最后血缘的联系也只剩下每月按时寄送生活费的情分。

坨坨和秀秀是两个单独拎出来的个体,却又几乎能够代表所有的孩子现状,幼儿园因为不合规格必须停办,易明堂拖着一车的孩子挨个送回家退费用,他把秀秀带回去却发现她家大门紧锁,父亲已经去了深圳打工,旁边的婶婶骂骂咧咧“只会生不会养,好好的家过不下去了!”易明堂听着不远处秀秀伯伯婶婶的吵闹,无了奈何的摇摇头。

坨坨家只有一个盲人奶奶,她摸索着地上的棉花壳,家徒四壁的房子里漆黑一片,易明堂没有开口说送坨坨回来,带着坨坨默默跟老人道别,老人背后忙叮嘱“崽崽!别玩水!”,只这一句泪流满面,这是这个孤寡老人力所能及的最后关切了。

易明堂把坨坨和秀秀带回了家,老婆念叨着“开班幼儿园三个月贴了不少钱不说,现在又带回来两个拖油瓶”,易明堂一言不发,他不是圣人,但却对于这些孩子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我很喜欢司机瘦根每天拖着一车孩子的画面,咿呀咿呀的路上满是欢快,那个时刻他们没有思念与落寞,只有陪伴与希望,一板车的孩子,像是拖着一车子的太阳,瘦根总会开心的听着孩子们的加油声,越拉越起劲。

我们不可否认物质上的必要性,毕竟无论是教育还是生活都需要成本,但是精神上关爱的缺乏才最为致命,“深圳在哪里啊?”,“在南方”,“南方在哪里啊?”,这是易明堂与坨坨和秀秀的对话,稚嫩的孩子不明白南方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是简单的知道父母在深圳打工,过年就会回来,易明堂带着秀秀坨坨站在了山坡上指着南方的位置“在那最南方南方的南方,就是深圳”,于是小小的孩子们眺望着南方,那里有最遥远的期盼。

在父母的意识里,孩子只要长大就行,却鲜少知道父母陪伴的重要性,秀秀母亲算一个,但却被生活所束缚,她以为自己赚足了钱回来可以弥补秀秀缺失的母爱,却发现事与愿违,而更多的父母对此不置可否的,南方的世界对他们而言象征着繁荣与福贵,却对孩子来说是不可挽回的童年期盼。

导演的目的不在于批判留守儿童父母的不作为,毕竟生活的苦痛没有人能够幸免,他更多的是关注于这些孩子的出处,谁能成为这些孩子的救世主,一个幼儿园代表着村庄的醒悟,但停办又象征着崛起后的失败。影片中的易明堂这样的人,称不上大英雄,但却算是对于教育无法漠视与淡然的人,他被称为“易老师”,教导了几代人,而李响也从志愿成为超级女声最后立志考师范成为幼师,这便是导演想要表达的传承,困境中的自我救赎,绝境中的希望与明天才是这群孩子最需要的。

电影结束之前,易老师曾经的学生文才抱来了刚出生不久的幼儿,他恳请易老师替他照顾孩子,他要去深圳打工找回孩子母亲,这个理由合理吗?显然是不合理的,但一个游手好闲的男人带着婴儿走投无路之时,这个孩子会是什么结局,易老师很犹豫,反而是妻子马老师回头看了看屋里的三个孩子,她抱起文才怀里的婴儿,承诺会好好照顾这个孩子,仿佛是受到了鼓舞,易老师婉拒了文才的奶粉钱,“穷家富路”是易老师给学生文才上的最后一课。

影片这一片段其实很多观众很不能理解,甚至认为“人善被人欺”,但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电影其实很多的是想突出马老师的转变,从一开始的不理解打退堂鼓到最后的主动接受,这对易老师来说是极大的鼓舞,这也意味着坚持教育这件事不再是易老师的孤身作战,而是夫妻其利断金。

电影的结尾字幕写着启明星幼儿园在帮助下重新开办,导演用这样的方式给了这群孩子一个有希望的未来,对于留守儿童,我们仍然要保有积极乐观的态度。

《遥望南方的童年》内容的真实度让整部剧显得更为温暖与怀旧,但也正是因为它的平凡小众,使得票房如此惨淡,对比流量电影几乎不及一个零头,面对娱乐至上的流量时代,这种写真的电影一旦缺失市场,便会成为沧海一粟,抨击人性的作品却不被珍视,娱乐至上的时代何时才能被替代?

嘉峪关紫元酒业有限公司

甘肃省嘉峪关市机场路536号

邮箱:67909967@qq.com

电话:+86-0937-6393538

周一至周五:8:00-1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