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记疫|王溶江:引发思考的瞬间促使我按下快门

2020-04-18 12:34

王溶江是上海日报摄影记者,三年前退休,偶尔还会客串给老东家拍摄新闻照片,但因没有任务在身,之前做记者时的紧绷状态到底是松弛了下来,享受着安逸幸福的退休后生活。新冠疫情发生后,王溶江又操起相机上路,与年轻人一样,有时候出没于街头巷尾,截取日常生活中鲜活的一刻,这是摄影人的

“面对疫情,摄影人不可能全都冲上第一线,而立足本土,聚焦疫情下的日常生活是完全可行的。这些照片和第一线的照片组合在一起,才能构建起防疫抗疫战争的完整图景。”

A:我日常主要在街头、公园等公共场所自由拍摄,一是可拍的东西多,二是容易拍得到。街头拍摄,那种不确定性充满着魅力,也十分锻炼人的脑力。

疫情期间的街头,与平日里的场景有着很大的不同,拍出的照片会打上鲜明的时代烙印,街头拍摄的内容也足够丰富多彩。

(左)2020年1月24日,大年夜,龙华古寺取消新年祈福活动。当日,上海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一级响应。

2020年2月4日,铁路上海站,全副武装的旅客,往年这个时段的该来的春运返程高峰没有出现。

2020年2月8日,956路公交终点站,防控员洪师傅在统计上车乘客的人数。当日,956路采取在起点站和终点站对上车的每位乘客测量体温,并对车厢进行消毒的措施。

A:疫情之下,人们自觉戴口罩、测体温,出示健康码、一米线上排队等等,常常让我感慨,这是因为人们按规则做事的现代公民意识增强了。还有那些街头忙碌的社区医务人员、小帐篷里值夜的平安志愿者、穿梭往返的快递小哥,以及不见人影的宅家市民,是全民皆兵,共同编织起防疫、抗疫的天罗地网。

疫情下人们的日常生活是我拍摄的主题,那些视觉语言鲜明、有故事情节、能引发思考的瞬间促使我按下快门。

A:许多城市的精细化管理提升了。比如,疫情初期,原来快递物品在小区门口摆地摊,接着有了货架,后来又搭起了帐篷,管理得十分有序了。

人们的个人卫生习惯和健康防护意识增强了,人与人之间也多了一份尊重。如能长此以往,也算是疫情带来的一项收获吧。

(左)2020年2月14日,钦州路,情人节的花市失去了往日的生意,店主不得已在街头摆摊,但问津者寥寥。

(右)2020年2月22日,封闭了一个月的徐家汇公园开放了,两名游客隔着座椅交谈,颇有“北欧风”的味道。

(左)2020年2月19日,衡山路,工商管理执法人员向店主发放“沿街门店等小型公共场所卫生健康防护提示”告知单。城市正在复工复产复市。

(左)2020年3月12日,上海中心上海之巅观光厅恢复开放。上海中心大厦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顾建平迎接第一位游客顾先生,当顾先生要与顾建平总经理握手致谢时,被顾建平婉言谢绝了。

(左)2020年3月23日,一小区居民的徐大妈牵着戴口罩的爱犬,当日是上海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应急响应的最后一天。

(右)2020年3月24日,东江湾路,复市的餐饮店班前会和外出游玩的市民。当日,上海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由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

A:戴口罩已成为当下的生活习惯,这方面,年轻人做得更好一些。疫情初期,多数是出于本能的恐惧和自卫吧。口罩之下,能反映出人们不同的心理状态:有出于无奈的、有紧张不安的、有从容淡定的、有充满自信的。眼下,随着疫情好转,人们期待早日摘下口罩,恢复歌照唱、 舞照跳的正常生活。

A:一个摄影人一生能有几次遇到这样的重大事件?因此,我不甘心让这些难得的画面就此随意流失了。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根据自身情况,利用一切可行的机会,为特殊时期留影,这是摄影人的责任与担当吧。摄影人也是逆行者。

(左)2020年3月28日,一市民向关闭的大光明电影院里张望,原本当日将恢复开放的电影院又被紧急叫停。

嘉峪关紫元酒业有限公司

甘肃省嘉峪关市机场路536号

邮箱:67909967@qq.com

电话:+86-0937-6393538

周一至周五:8:00-18:00